在2018年的世界杯上我们可以看到法国队中竟有很多球员都是黑人。法国不是一个以白人为主的欧洲国家吗?怎么法国足球队中却有这么多黑人球员呢?这其实和从拿破仑时代以来法国在非洲的殖民主义政策有关。时至今日法国在自己的非洲前殖民地仍有着颇为强大的影响力:如今法国在非洲拥有的军事基地是最多的,在驻军数量上也远远超过了美国。

目前法国在东非、中非和西非拥有8000人左右的驻军。几内亚湾的军事基地使法国得以在石油储量堪与中东波斯湾比肩的几内亚湾站稳脚跟,乍得的军事基地可以为法国提供铀资源。非洲的许多矿业和电信及能源业务都被法国公司所控制。法国还通过法兰西共同体这一组织对非洲的法国前殖民地施加影响。法国与非洲除了以上提到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的联系之外在体育方面也有密切的联系。

法国与非洲在体育方面的联系最直观地反映在有大量的黑人运动员为法国效力。其实像美国等美洲国家也有很多著名的黑人运动员。当然美国的足球水平不是很强,可你看美国的篮球队有多少黑人球员。其实美洲是这个世界上人种结构最复杂的一个大洲:美洲最早的原住民其实是大约在距今4万多年前通过白令海峡陆桥从亚洲进入美洲的印第安人、因纽特人。

1492年哥伦布登陆美洲后欧洲殖民者展开了对美洲的征服:美洲原生的阿兹特克、印加等古文明相继被欧洲人征服,而欧洲人带来的天花病毒则导致了印第安人口的大灭绝。时至今日印第安人作为美洲大陆的原住民已成为一个边缘化的少数族裔。当印第安人在美洲日渐边缘化时欧洲白人开始大量涌入美洲,与此同时白人在殖民美洲的过程中为补充劳动力从非洲贩卖来黑奴、从亚洲招募来契约劳工。

如今几乎所有美洲国家都是移民国家:一方面是作为本土原住民的印第安人被日益边缘化,另一方面来自世界各地的白人、黑人、亚裔等外来移民经过长期的混血融合形成了美洲复杂的人种结构。美洲在殖民地时期逐渐形成了双亲皆为白人的土生白人群体克里奥尔人、白人与印第安人混血的墨斯提索人、黑人与白人混血的穆拉托人、黑人与印第安人混血的桑博人……这些种族之间再进一步混血形成了100多种组合。

尽管所有美洲国家都是移民国家,不过以美墨边境为界可以把美洲分为北美和拉美两部分:美国、加拿大这两个北美国家的民族融合更多表现在文化层面,而血缘基因上的混血现象则远远不及拉美普遍。征服北美的殖民者主要是英裔,而征服拉美的殖民者主要是西班牙、葡萄牙等拉丁族裔。事实上拉丁族裔在欧美一些国家并不被视为是白人,因为拉丁族裔本身就是混血形成的。

尽管目前一般将全世界的人种分为黄、白、黑、棕四种,然而由于历史上的人口迁徙和种族融合就衍生出若干介于四大人种之间的过渡人种。比如美洲的印第安人种通常和东亚人种一样被列为黄色人种,不过印第安人的肤色较东亚人种更浓重且具偏红色调,其血型特征也与东亚人种不同,所以同为黄色人种的印第安人与东亚中、日、韩等国的人仍存在明显不同的体貌特征。

东非黑人和西非黑人长得也不一样:西非黑人身材高大魁梧,肌肉密度大,四肢极为修长,爆发力好,弹跳力极佳,在短跑、篮球、橄榄球的领域都非常具有优势;相比之下东非黑人东非黑人就显得瘦弱一些,但东非黑人的耐力更好,在马拉松和长跑运动上就占有优势。事实上东非的埃塞俄比亚人的肤色就没西非人那么黑,更像是介于黑人与白人之间的过渡性人种。

同样白人也不是都长一个模样:南欧、中东等地的白色人种在肤色、眼色上都比北欧人相对更深,头发也多为黑色。这和金发碧眼的北欧日耳曼人种存在显著的差异。在白人内部实际上可以分为:以英格兰为代表的盎格鲁-萨克逊日耳曼人;以德国为代表的德意志系日耳曼人;以苏格兰、爱尔兰为代表的凯尔特人;以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南欧国家为代表的拉丁人;以俄罗斯、乌克兰、波兰等为代表的斯拉夫人。

殖民拉美的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其实是以拉丁系的伊比利亚人为主体吸收了腓尼基人、迦太基人、希腊人、阿拉伯人、犹太人等成分。西班牙人的肤色比北欧人更深且以黑发为主。事实上西班牙人本身就是一个混血民族,只不过西班牙民族在历史上融合的各族裔大多都属于广义上的白色人种,所以西班牙人在国际上一般还是被归入白人群体。西班牙征服拉美地区后对与当地印第安人、非洲黑人通婚也并不排斥。

西班牙人之所以不排斥与印第安人、黑人通婚一方面是因为西班牙民族本身有与异族通婚的历史传统,另一方面也是当时拉美殖民地的客观环境迫使他们不得不如此。西班牙人殖民拉美始于15世纪的大航海时代,这比英国人殖民北美要早得多。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西班牙人是逐渐涌入拉美的,而没形成过像后来英国殖民北美那样大规模的集中性移民潮。

飘洋过海来到拉美的早期西班牙移民并没打算定居于此。他们大多数人只想在新大陆捞一笔钱就回欧洲老家生活。这就导致了当地人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从而迫使西班牙移民只能与当地的土著女子婚配。长期生活在封闭环境中的印第安人对西班牙人带来的天花等病毒毫无抵抗能力,所以西班牙人的到来导致了印第安人的大灭绝。随着印第安人的灭绝迫使殖民者从非洲贩卖黑奴以补充殖民地的劳动力。

在这种形势下白人殖民者与黑奴女性生下的混血孩子也出现了。一些不堪压迫的黑奴从白人的种植园中逃到了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而他们在这里又往往与当地的印第安人通婚。由不同种族通婚形成的混血种人又不断进一步融合从而形成了如今拉美复杂的人种结构。作为葡萄牙殖民地的巴西也出现了与西班牙统治下的拉美地区同样的现象;相比之下英国人统治下的北美则是白人占据绝对优势的世界。

英国人移民北美时已形成了对其他民族的种族优越感,所以北美的英裔移民比较排斥与当地土著居民通婚。英裔殖民者对北美殖民地的经营也与西班牙殖民者对拉美殖民地的经营大有区别:西班牙殖民者只想在拉美捞钱,然而英裔殖民者在北美却有着长远的规划。开启美国历史的五月花号移民本就是在欧洲被排挤的清教徒,所以他们移居美国的目标就是要建设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天国。

北美在英裔殖民者有意识的规划经营下逐渐形成了以英裔、德裔、苏格兰裔等信奉新教的白人群体为主的社会形态。既然这些白人移民生活在一个以白人为主的社会中,那么他们自然不需要像拉美的西班牙人那样与其他种族通婚。从殖民时代起北美就形成了以白色人种为主的种族结构,而拉美也从殖民时代起就形成了以混血人种为主的种族结构。不过在以混血人种为主的拉美地区其实也存在几个例外。

关注足球运动的人可能就会发现南美各国球队中阿根廷、乌拉圭、智利等国都是白人球员为主,而巴西、玻利维亚、委内瑞拉等国则能见到较多不同肤色的球员。这其实和历史原因、经济原因、政治原因以及球队实力都有一定关系。从巴西往北一直到墨西哥的大部分拉美国家都属于热带气候;相比之下美国和加拿大这两个北美国家以及位于拉美最南端的阿根廷、智利两国则以温带和亚热带气候为主。

细心的朋友可能已发现这几个国家恰恰是美洲国家中白人占绝对优势的国家。位于热带地区的大多数拉美国家在殖民地时期的经济支柱是以种植棉花、甘蔗等作物为主的种植园经济;相比之下美国、加拿大、阿根廷等国的经济支柱则是分散型的农牧业、工商业。当然靠近墨西哥的美国南部地区在历史上也曾一度盛行过种植园经济,但北美大部分地区并不是以种植园经济为主的。

种植园经济作为一种劳动密集型经济模式对劳动力资源的要求是很高的,所以当初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在殖民拉美时普遍从非洲贩运了大量的黑奴到拉美。相比之下分散型的农牧业、工商业则不需要太多的劳动力,所以这些地区的人种结构就没种植园经济地区那么复杂。地跨南纬22度至南纬54度的阿根廷大部分领土为温带和亚热带气候。阿根廷在殖民时代的经济支柱是散养型的畜牧业。

这和当初大部分拉美国家所盛行的种植园经济形成了鲜明对比。阿根廷的散养型畜牧业则不需要太多的劳动力,时至今日我们仍能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见到一个农场主就可以放牧大群的牛羊。阿根廷的这种经济特征使其对黑奴的需求远远不及其他拉美国家,所以阿根廷的黑人数量一直以来都低于其他拉美国家,那么自然也就无法产生像巴西等国一样多的黑白混血儿。

1853年阿根廷更是以法律形式彻底废止了奴隶制,还规定所有登陆阿根廷的黑奴将自动成为自由人,这样一来黑奴贩子再也不会光顾阿根廷了。与此同时那些在欧洲混得不如意的白人则往往举家搬到阿根廷。阿根廷不仅黑人数量相当少,而且作为本土原住民的印第安人也很少。在欧洲殖民者到来之前美洲印第安人曾创建过玛雅、印加、阿兹特克等古文明。

然而这些印第安古文明大多集中分布在今天的墨西哥、秘鲁等国,相比之下巴西、阿根廷等国在欧洲殖民者到来前不仅没能形成亚欧大陆上像中国、波斯、罗马这种高度成熟的文明国家体系,连玛雅文明、印加文明中所存在的建筑古迹也从未曾在巴西、阿根廷发现过。由于没能形成稳固的定居农业文明,所以巴西、阿根廷的印第安人数量相对有限。巴西的混血人口绝大多数都是黑白混血。

此外巴西还有一小部分是黑人与印第安人混血,然而白人与印第安人混血的比例始终很低。阿根廷和巴西一样本就没多少印第安人口,所以在禁止黑奴贸易之后白人就逐渐成为阿根廷的主要人口了。除了这些客观因素之外阿根廷政府还曾一度有意识地推行“白化政策”:1864年至1870年阿根廷伙同巴西、乌拉圭与巴拉圭打了为期五年零四个月的大战。阿根廷在这场战争中阵亡的18000名士兵大部分是黑人士兵。

与此同时阿根廷政府还通过“白化阿根廷”运动把大量印第安原住民撵到了智利。从此以后阿根廷的黑人和印第安人数量都大大减少,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和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大批欧洲白人移民的涌入。如今阿根廷总人口中95%左右是意大利裔、西班牙裔等白人族裔。阿根廷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是原住民印第安人,至于黑人在阿根廷总人口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我们拿阿根廷的足球队与邻国巴西进行对比就不难发现两国在人种结构上的差异。历史上阿根廷国家队也曾涌现出为数不多的黑人球星:亚历杭德罗·尼克拉斯·德洛斯·桑托斯、赫克托·鲁道夫·巴莱、克莱门特·罗德里格斯、费尔南多·卡塞雷斯等人都是阿根廷国家队历史上著名的有黑人血统的球星。可严格意义上他们中大多数只是有黑人血统,但其实并非父母双方都是纯正的黑人血统。

这些有黑人血统的混血儿在阿根廷以白人占绝对优势的大环境下经过几代人的混血之后黑人血统也就逐渐被稀释掉了。久而久之以后阿根廷国家队中就再难见到有黑人血统的球员。难见黑人球员身影的阿根廷队却是一支盛产球星的队伍:从马拉多纳到如今的梅西一直都不缺乏世界顶级球星,所以阿根廷也没必要通过归化外籍球员来提高国家队的实力。这样阿根廷队中自然也不会见到有归化黑人球员的身影。

黑人球员要想在阿根廷这个白人为主的国家取得成功其实是比较难的。如今阿根廷国家队的球员绝大多数都是欧洲白人后裔:梅西就是意大利后裔;艾马尔、巴蒂斯图塔等人则有西班牙的血统;海因策是德国人的后裔。因此阿根廷这支南美劲旅其实向来就有欧洲球队的风格和特点。特别是阿根廷国家队与西甲的特点非常相似:都是注重团队和脚下传球配合。这其实是有着深刻的历史缘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重磅!从0上调至20%!央行祭出两大利好,离岸人民币应声大涨300点,专家解读

2-1到1-0!7.3亿对决一边倒,FIFA第3太稳,梅西冲90球里程碑

男子救下女童却被指责“速度太慢手放的位置不对”,当事人:个别言论让人寒心

华人女子一枪爆头男友,母亲砸5亿保她!最后被判无罪!全世界傻眼!有钱这么用的吗?